当前位置:首页
> 今日江山 > 政务动态
膏之沃者其光晔 ——江山市新闻中心记者亲历亲闻的江山新变化
发布日期:2018-11-08 信息来源:江山新闻网 字号:[ ]

  编者按:今天是第19个中国记者节。每每到了这个特殊的日子,我们总会提醒自己:根之茂者其实遂,膏之沃者其光晔。记者是历史的见证者,也是时代的记录者。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我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江山也不例外,特别是近年来,我市经济社会发展日新月异,城市框架不断拉大,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改善,我们看在眼里,喜在心上,感触良多。为此,本报特推出“记者亲历亲闻的江山新变化”特刊,与读者朋友一起回顾江山的峥嵘岁月,见证蓬勃发展的新江山。


  千里京城一日还

  江山位于三省交界,交通发达,但在以前,出趟远门并非易事。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我南下广东打工,那时江山站每天只有一趟前往广州的火车,每天下午3点左右发车。刚过完春节,车票特别难买,买张票比中彩票大奖还难,我连着四五天去车站排队都空手而返。后来,听说有个当老师的亲戚原来的学生在火车站工作,于是托他才买了张站票。

  记得那天是让家人通过车窗把我塞进去的,车厢里人满为患,过道上、厕所里都是人。空气中弥漫着各种难闻的气味,熏得我昏昏欲睡,我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站了10多个小时,直站得双腿发酸,没了知觉。天亮时分,车到湖南株洲时,才有好心人让我在他的座位上小坐片刻。一路上走走停停,到广州火车站已是第二天晚上8点多了,1200公里的路程竟花了近28个小时。

  时光荏苒,进入21世纪后,浙赣线完成电气化提速改造,后来又有了动车,出行速度明显加快。2009年,全家去北京旅游,那时,还没有从江山到北京的直达火车,我又托同事帮忙,让她在火车站上班的老公买了动车票,晚上7点左右从杭州出发,第二天8点不到就到了北京,虽然与以往相比,速度和舒适度明显提高,但加上在杭州转车的时间,从江山到北京还是需要两天的时间,从江山去趟首都,说实话还是不很方便。

  2014年12月10日上午,江山跨入了“高铁时代”,杭州、上海等长三角地区,几个小时即可到达,广州、北京等许多距离远的城市也可“朝发夕至”。更令江山人骄傲的是,江山作为一个县级市,竟有了全国首个开通至北京的始发车,早上从江山上车,下午就可早早地来到首都,1400多公里的路程8个小时都不到,真是比坐飞机还方便。

  从绿皮车,到动车,再到高铁,40年来,铁路事业取得了飞速的发展,而江山不仅见证了这一喜人的变化,并因此受益,正乘着时代的列车一路向前,奔向充满希望的美好明天。

  (柴巍)

(业务交流)


  老爸的四辆车

  我爸出生在上世纪6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正值青春年少。

  记事起,时常听老爸念叨,80年代初,他十分渴望有一辆风靡全国的“凤凰”或“永久”牌自行车。为了买车,老爸使出浑身解数,四处托关系,最终,选择了杭州产的“海狮”牌自行车,总共花了170元,是他当时3个月的工资。

  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自行车已经较为普及,既能载物又能载人的脚踏三轮车渐渐流行起来。一向爱赶新潮的老爸,也买了一辆脚踏三轮车,还时常借给邻居运送农作物。

  斗转星移,时光的脚步跨入90年代。有一次,在水泥厂当司机的表叔回家看望我奶奶,脑子活络的他骑回来一个屁股后面冒烟的家伙——五羊本田摩托车,一拧油门就能蹿出好几里地,村里人围了一大堆。老爸看了以后心里直痒痒,并叫表叔教他骑,这一骑,就骑上了瘾。当晚,老爸就和老妈商量,要买一辆摩托车。当时,一辆五羊本田摩托车大约一万三四,相当于造一层楼的钱,老妈虽有点舍不得,但她知道老爸好面子,也就勉强同意了。

  进入21世纪,随着汽车工业的飞速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小轿车渐渐成为一个家庭的标配。不甘落伍的老爸,也在2010年鸟枪换炮,开上了“本田雅阁”轿车。他经常和我们开玩笑道,他这辈子就是喜欢和车“较劲”,大大小小的车买了十来辆,如今,“汽车梦”也已经实现。

  驻足回望,40年光阴荏苒,40载岁月如歌。

  交通出行是一个时代最鲜明的印迹,交通工具则如同一面镜子,时时映射出社会的进步和变迁。如今,挑箩筐、推独轮车的情景,已成为历史,各式各样的自行车也只是充当身体营养富余的休闲工具,取而代之的是遍布城乡的各式汽车、风驰电掣的高铁…… (未泯)


  从两张相片看40年变化

  前些天在整理相片时,找到一张上世纪80年代末在老家(塘源口乡青石村后连坞自然村)门口拍的旧照(图一)。一张旧照片便是一个时代的切片,它是记忆里抑扬的色彩,是岁月里流动的痕迹,是光阴里陈旧的味道。它真实的印记着当时的模样,也让我们深刻感受着时代的变化。

(图一)

(图二)

  上世纪80年代后期,后连坞自然的村民筹资资金,分别在自然村的两头各修建了一座宽2米、长20米左右的钢筋水泥桥,从此,与外界交往靠晴天的日子终于结束,不管刮风下雨、不管山洪凶猛,水泥桥一直承载着村民的衣食住行。同样,两座水泥桥的两端也修筑了简易的通村道路,摩托车、小三轮可以直接骑到家里。虽然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黄泥路,但却比往年不知强了多少倍。

  第二张图片是上周末特意回家拍摄的,同一个角度,山依旧,水长流,而泥泞的道路早已变成了平坦的水泥路。不仅路变了,原来的钢筋水泥桥因为满足不了现代生活的需要,也在前些年进行了加固加宽,除了大卡车外,小车、拖拉机等都可以自由通行,方便自不必说了。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一晃改革开放已经经历了40年。回忆以前,看看今朝,身边的一切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些变化深深融入了我们的生活,与每个人息息相关;“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点灯不用油、走路不用脚”等儿时如神话般的童谣,早就变成了现实。未来40年将会变成什么样,谁也不敢想象。而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无一不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 (黄水福)


  回常山的路

  从我记事时起,每年总有几次,跟随父母坐车回常山。之所以用“回”字,是因为父亲18岁时由常山招工到了江山农机厂。20世纪70年代初,许许多多像父亲一样的外地人涌入江城,他们娶妻生子、安家立业,成为“新江山人”。

  在我的印象里,早上8点的老汽车站,满是大包小包的碰撞,以及此起彼伏的喧闹,一如父亲车间里机器的轰鸣。那时的我,会牢牢拉住父母的衣角,艰难地随着人群穿过窄窄的检票口,一步一挪。父亲常说,做事要赶早,做人才牢靠,我们手里攥着的票因此经常是一到二号。那时,我最喜欢坐在临窗的位置上,看着汽车慢慢发动,而窗外的风景由远及近,就像是一场郊游,我们从家里出发,去常山看望爷爷奶奶。

  江山车往常山去的路上,会经过大陈、砚瓦山及溪口。满满当当一车人,往往还得加上堆得老高的货物,晃晃悠悠地出发。去常山的路并不好,晴天通常尘土飞扬,雨天则变得泥泞难行,狭窄的路面总坑坑洼洼,有些地方仅容一车通过。往往一边是突兀的山壁,另一边沿溪的路牙则有三五米高,看得见溪流在巨大的石块间奔腾,发出巨大的声响。

  印象最深的,要数汽车由大陈穿村而过了。那时,总能碰上赶集的时候,三三两两的农人聚集在一起,大声地吆喝,把村道挤得水泄不通,汽车艰难地穿行,喇叭的声音连成了一片。外公是大陈人,有时车在路上开着,碰上表舅在人群中行走,母亲会拉开车窗,大声喊着他的名字,两人车上车下寒暄着。我得承认,这是省亲途中很让我感到温暖的一个场景,多年来一直定格在了我的记忆里。我常常会想,这份弥足珍贵的亲情,才是指引父辈们的明灯吧。

  再后来,去了远方的城市,有了家庭,每年只能回来一两次,然而对于过去那份人在路上的感动却依然存在。人和人之间那种紧密而奇特的羁绊,即便身处他乡,低头望见路,便会觉得故乡在路的那一头。

  道路的变化就是江城变化的一个缩影。两年前,带着孩子回到了江山。选择更多了,出行也更便捷。原本近1个小时的路程,现在只用半个小时便可到达。笔直而宽阔的马路上有了不一样的风景,江山已经全面完成“村村通客车”工程,并不断加快县乡村三级物流网络体系建设步伐。

  对比今昔,不由得感慨万千:乡道、县道、省道、国道,所连接的不仅是一条条致富路,更是建设美丽乡村、实现乡村振兴的发展路,吹响江城交通大建设的号角,为美丽大花园建设增添亮色。

  (孙尔春)

(中心采编人员在学习无人机技术)

  荷花糕味道

  “要不要给孩子也买点荷花糕尝尝呢,你小时候可爱吃了!”时光飞逝,转眼间,我的女儿也已经到了爱吃米粉的年龄。父亲不经意的一个提议,瞬间将大家的思绪拉回到30年前。

  荷花糕由米粉制成,状似方糕,因糕上有荷花图案而得名,当时是杭州卖得最紧俏的传统食品之一。生怕无功而返的父亲在招待所安顿好以后,便匆匆出门四处打听,暗暗记下了荷花糕的购买地址和时间。第二天凌晨4点多,父亲便冒着严寒出门,排了好久的队终于买到了心心念念的荷花糕。

  父亲买回了整整一大元宝篮的荷花糕,母亲专门将它们晒干存放,每次吃时浸泡一块,再舀上一小勺新鲜熬制的猪油,加上汤汁或糖水一起蒸,足够我吃上大半年。那是一种独特的美味,它是儿时记忆中最香甜的味道,也承载了儿时最温暖的回忆。

  从供销社,到超市选购,再到网络“淘宝”;从凭票购物,到现金支付,再到如今的扫码无现金支付……改革开放的40年,我国飞速发展的商贸流通业,让越来越多的食品乃至进口食品走入寻常百姓家中,荷花糕等当年紧缺的传统食品开始变得唾手可得,甚至慢慢地淡出了人们的记忆。

  “不知道现在容不容易买得到呢?”带着心中的疑惑,我拿出手机登录购物网站,随意搜索一下,就发现有好几家店铺在售卖。搜索、下单、确认、付款,一气呵成,前后不到5分钟,与父亲当年那趟辛苦的杭州之旅相比,真是天壤之别。

  “叮咚……”前一天购买的荷花糕,第二天下午便已经快递到了家门口。打开简易的包装,加料隔水蒸好一块,依旧与记忆中的味道一样,香香的、糯糯的,女儿也吃得很开心。

  吃完荷花糕的女儿,渐渐地在我怀中甜甜睡去,不知道长大后的她,是否还会想起儿时美好的味道,又将迎接一个怎样崭新的未来……

  (徐璐)

  “食安江山”在质变

  近日,我市被省食安委认定为“浙江省食品安全县(市、区)”。省食品安全市的成功创建正是我市实现“食安江山”质变的最好见证。

  然而,2016年以前,江城的大街小巷总有一道引人注目的异样“风景”——街边的食品流动摊。除此之外,当时无证小餐饮、食品小作坊、小餐饮店等无证经营、不符合规范等乱象也频出。2016年后,我市以开展“创食”工作为契机,进一步加强小摊贩、食品小作坊和小食杂店监管,完善制度,加大宣传,加强执法,截至2017年底,共处置食品类流动摊点3054起;并对全市的213家(其中已登记或许可的163家)食品小作坊、3579家小食杂店按照规定要求进行整改,帮助其落实主体责任,确保食品质量安全。

  如今,在街上已见不到流动食品摊,食杂店、餐饮店内全部按照规范要求,将食品生产经营登记证、营业执照、店铺卫生等级等悬挂在店铺显眼处,接受群众监督,公开化的食品安全信息,让群众吃的更放心、安心。

  对于最牵动人心的孩子们的食品安全,通过“千万学生饮食放心工程建设”,实现学校食堂食品统一配送或定点采购率达100%,300人以上学校A、B级食堂建成率达97.33%,品牌超市进校园率达100%,学校城镇饮用水管网接通率达100%,让在校学生的食品安全得到最强保障。同时,通过“小手拉大手”等食品安全宣传活动,以学生的食品安全小手,牵起社会千千万万个家庭的大手,一起关注食品安全,共同监督,共筑“食安江山”。

  经过近两年的努力,我市以创建省食品安全市为抓手,以打造“食安江山”品牌为引领,以落实责任为核心,凝聚政府、企业、社会三方力量,紧盯政府监管、企业主体、社会监督三项责任,逐步构建了政府监管、企业负责、社会监督,具有江山特点的食品安全工作新格局。

  (杨雪)


(本报记者徐冬云(左一)采访世界级著名钢琴家乔瓦尼·阿列维后,与有关人员合影。)

  旱渴田变形记

  东山坞,石头山;

  早晨水,黄昏光;

  你水头,我水尾,面红耳赤在相争。

  这是贺村镇后源村东山坞自然村以往村民种田辛苦的真实写照。

  水田缺水,村民老朱深有体会。“十年九旱,生产队里只得把田分为3等,旱渴田要占到一家人的人口田一半以上。”采访中,老朱停了停说,在“双抢”时节,一边插秧要灌水,加上大家前后都需灌水,紧张程度可想而知;另一边烈日高照,田水的蒸发量也很大。

  与老朱同感,一旁的老琚是一位教书匠。“暑假里,寻田水是一件大事,午睡基本就没了。若想三四亩水田全插下杂交水稻,那是相当费力气的事。”老琚表示,在缺水的年代里,祭天求雨、人工降雨、峡口水库放水是村民嘴里的高频词。

  转机定格在2014年10月,经市国土资源局多次向上对接,申报贺村镇后源村、贺山头村琚村垄“旱改水”耕地质量提升示范项目,于2015年2月获得省国土资源厅批复同意,并将其纳入全省首批68个“旱改水”耕地质量提升示范项目之一。

  石头山能改田?村民们半信半疑。

  然而,项目区土地权属调查等数月完成;集中清表等数周完成;数十台挖掘机、碾压机、运输车往来穿梭,土地平整、沟渠挖掘、碎石搬运等,一派紧张繁忙的施工景象:挖填土方250万立方米,爆破石方50万立方米,建造42条总长1万多米的机耕路,新建65条总长1万多米的灌排渠道,实施峡口水库西干渠引水工程……

  村民顾虑消除了,无不拍手称快。

  去年7月,土地流转承包招投标启事发布;9月18日,千亩新田找到了“婆家”,以每亩584元的价格成功流转,这标志着我市有史以来实施旱地改水田面积最大、新增水田最多、亩均投资最高的首个千亩“旱改水”耕地质量提升示范项目全面竣工。

  尝到甜头的东山坞人并未放缓造田步伐,这次下了更大决心、更大气力、更大手笔。去年12月29日,东山坞人所在的后源村,联手山底、幸福、明星、贺山头等5个村在内的“九龙谷”万亩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动工建设。

  “今年,在土地整治攻坚大会战强势攻坚下,目前已实施垦造耕地项目120个19042亩,其中已完工项目7个288亩、基本完工正在竣工测绘及工程扫尾项目18个1452亩。”昨日,市国土资源局相关负责人相告。 (朱永春)


  结婚形式演变快

  林语堂说:“结婚是人类最古老,也是最原始的举动。即便在最偏远的未开化处所,那里的男女,依然必需透过结婚的仪式,始能营其共同生活。”

  家住清湖街道蔡家山村的俞肖荣和爱人郑文玉结婚已33年。1985年,经人介绍,他们组成了小家庭。那是改革开放不久,两人结婚,和父母住一个屋檐下,房子是简易的小瓦房。俞肖荣兄弟姐妹5人,年纪相差不大,一大家子同住几间瓦房内。那时物资匮乏,生活清苦,简单置办一些生活必需品,亲戚朋友共三四桌人一起在家吃个饭,就算是结婚了。

  俞肖荣是泥水匠,当时的工资是每天2元。郑文玉回忆,结婚时男方送了400元聘金,添置的结婚用品有衣橱、裁缝机、靠背凳、写字台,唯一一件重量级的家具是一台江山电机厂出品的“仙霞牌”电风扇,一直到现在,这台“仙霞”仍未退役。“这台电风扇当时花了195元,就算不吃不喝,也要一个人3个多月的工资,还是托人才买到的。”郑文玉介绍,他们置办的结婚用品不少已经退役、被闲置一旁。

  2000年,郑文玉到附近的棉袜生产企业上班。“那时工厂很少,大家能找到一份工作就很不错了。”她说,这之后,家里慢慢才更新换代了一些家具,她也添置了些戒指、耳环等金器。2002年,房子从小瓦房变成了3层小洋房。

  如今,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物质的极大丰富,婚礼形式更加多样。拍婚纱照、婚车接亲、司仪主持、酒店摆宴席、蜜月旅行……

  2017年结婚的郑哲,婚后住进了市区新房,液晶电视、中央空调等各式家电齐全,过起了二人世界。带着婚纱去土耳其蜜月旅行,欧洲多国深度游,虽然两人花了10多万元,却是终身难忘的旅行。

  时代在巨变,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向往始终不变。改革开放40年,婚礼的形式也在变迁,无论当时的人们以何种方式步入婚姻,都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刻,也印证着时代变迁。

  (何小丽)

(本报记者吴倩倩(前右)在采访参加全省美丽乡村和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现场会的嘉宾。)


  日渐消失的玻璃柜台

  带着女儿到超市买东西,我推着购物车,她把自己喜欢的物品放进车里……我的思绪被拉回到了小时候。

  作为一名85后,我想起了离家不远的那家泛着潮湿味道的小商店,那排罩着一层透亮绿色玻璃的柜台。那时候,想要买一样东西,指一指,叫玻璃柜台后面的阿姨拿货。

  上世纪90年代中期,让人不能相信的是:百货商店竟然取消了柜台,零食饼干可以自己拿,新华书店还能把书放在柜台……

  1937年出生的蔡老先生有一天跟我说:“刚有超市的时候,大家都很不理解,怎么可以随意拿东西。这样子下去,店里的东西还不都让人偷走了……”

  关于柜台,也变得越来越矮,越来越贴心,客户再也不用叫“阿姨”或者“同志”帮忙拿东西,而是选择完自己需要的物品,统一到收银台结账。但是不管到哪里买东西,口袋里必须带着钱,偶尔找来几块几毛的硬币在口袋里哐当哐当地响,多了还特别重。

  这些年,我们能够感受到身边的快节奏的变化,互联网、智能设备、人工智能这些划时代的变革,一直在渗透我们的生活,而且更新的速度越来越快。现在不管走到哪儿,拿个有支付功能的手机,买菜、购物、吃饭都可对着商家贴在墙上的二维码刷一刷,付款成功。另外,现在很多人是网购、自助式下单,即将实现人机购买。

  从现金到移动支付,从线下购买到线上下单,不得不感慨,思维方式不断在变,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我们只能加快脚步,跟上科技发展的步伐。 (余明明)


  商业地标添图景

  上周末,小雨淅淅沥沥,我去高铁站接好友。在黄陈小区门口,他指着眼前的这座体量巨大的商业综合体,问我那是什么?

  “这是城北综合旅游休闲体,今年5月动工,现在已经在装修了。你春节再回来,说不定可以来这里置办年货了。”我说道。

  商业地标,是一个城市发展的印记。有关城市商业地标的更迭,也记录了江山改革开放40年的变迁。无奈年纪太轻,关于20世纪末的记忆,我把它交给了身边的长辈与老师们。

  “那时候江山最洋气的建筑,应该是百货大楼与商业大厦。那个时候,连商品房、小汽车的概念都没有,这些大楼里面就装有电梯。走在里面,明亮、干净,满眼都是应有尽有的商品。”市民陆女士相告。

  当时间的交接棒传到21世纪,东方时代购物广场诞生了。2006年,这座百米高楼的落成,是江山经济社会发展最好的注脚。我的同桌小周也搬进了这里,他邀请我去家里玩,站在露台上,须江、西山、鸡公山、老虎山、双塔,城区的主要景观一览无余。无论在市区哪里逛街,东方时代都是随手可见的标志性建筑物,伴随着东方时代的落成,鹿溪路也在微妙地与解放路置换了彼此的城市商业地位。

  2015年末,旧火车站完成了它的蜕变,衢州地区第二家大润发超市开业。高大的落地玻璃,方正的综合体外形,门前平坦的草地,2万平方米的经营面积,600多个停车位,它轻而易举地赢得了市民的青睐,成为许多市民的购物首选地。每到晚饭后,大润发总是熙熙攘攘,孩子们在草地上玩耍,贤惠的主妇在超市购物。

  无论是新落成的华达大都荟,还是已落成的大润发与东方时代,都将持续为市民购物提供便利。

  (韦耀绮)


  电视印记

  上世纪90年代初,父亲用攒下的积蓄600多元买了一台14英寸黑白电视机,那时我上一年级的学费还不到30元。当时,虽然只有一两个台,看电视还用按钮拨台,有时候看不清图像,只能听到声音,便用“头顶”的两根天线伸缩调频搜台,屏幕上的“雪花点”渐渐有了影像。晚上,吃完晚饭,邻居大人小孩拿来各家的板凳,围坐在大堂内,等待电视剧播放。“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电视剧《渴望》一经播出,创造了万人空巷的情景。随后几年,随着市场经济活跃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电视机不再是稀有品,开始飞入寻常百姓家。

  1995年,江山在城乡全面推广有线电视,电视进入收费时代。起初有8个台的节目,电视信号十分稳定,不再需要天线调整。那时正在热播《西游记》,我每天吃完午饭便和几个同学约好,赶到街上播放电视剧的商店,饶有兴致地观看,临近上课时间,便飞奔着赶向学校,生怕迟到。在课余时间,我和同学谈论剧情,评论哪个妖怪厉害,分辨真假美猴王、真假唐僧,有的还模仿剧中人物的动作和表情。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与电视机相联的VCD、DVD机进入大众家庭,买碟片、租碟片在家里观看电影、电视剧成了现实。进入21世纪,原来的有线电视模拟信号变成数字电视,电视机也经历了彩色、背投、等离子、液晶电视、高清电视的演变。

  如今,进入互联网时代,加个智能机顶盒,将网上节目与电视机互联,内容涵盖新闻、电视剧、综艺、纪录、少儿、电影等成千上百套,观众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节目观看。而且,在手机上观看影视剧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常态,互不认识的观众可以围绕一个话题,通过弹幕即时分享剧情,发表各自的看法,互动交流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改革开放40年,弹指一挥间,电视图像从黑白到彩色再到高清,节目内容和类型也从单一走向五彩缤纷。电视带来的影像让我开阔了眼界,增长了知识,缩短了与外界的时空距离,给我的人生留下了永不磨灭的记忆。

  (周金)

  童年生活如昨

  在童年的记忆里,老宅是泥瓦房,是爷爷当兵回来后修建的,一大家子人生活在一起,有事情相互帮衬,亲情味十足。后来,因为修建205国道需要而征迁了,父亲三兄弟分别重新造了3栋新房,虽不说富丽堂皇,但也算得上是整洁宽敞。虽然现在大家住得也不远,但是平日里大多出门在外,逢年过节才有机会聚到一起,拉近我们距离的是微信。

  印象中,故乡的道路多是泥泞的小道。手扶拖拉机总是轰隆隆作响,冒着黑烟,拉来一车车建新房的红砖,或拉回来一袋袋丰收的稻谷,或拉来一袋袋化肥,或载着乡亲们去赶墟……如今,“村村通公路”已成为现实。一条条公路相互连通,为农村带来了人气、财气,让乡亲们走在康庄大道上。

  我的小学是在集镇上读的,每天单程要走近半小时。那时摩托车也还未普及,每逢父亲有空,他总是骑着一辆凤凰牌自行车载我去学校,我就坐在前面那条杠上,那时候虽然生活较为清贫,但仍旧觉得很幸福。长大后,每逢经过学校门口,看到的大部分是开着轿车来接送孩子的家长,我的记忆一下子便被拉回到小时候。

  在我上初中的那个年代,饭后的休闲方式大概就是围坐在小小的电视机前,透过电视机去了解外界的讯息。而电视机,也成为寒暑假陪伴我们的主要“伙伴儿”。现在,农村里家家户户基本有了彩电,而大家却很少有时间能一家人围坐在电视机旁收看节目了。更多的是,每个人手捧一个手机,或玩游戏,或聊天,或看小说,消磨空余的时间。

  时光荏苒,岁月悠悠。从泥瓦房到现今的新农居,从当年的凤凰牌自行车到如今的小轿车,从手扶拖拉机到现在的六轮拖拉机,从14寸西湖牌电视机到如今的大屏彩电……一个村庄的发展变迁,也正是整个社会发展的一个缩影。而我们,也有幸成为时代发展变化的见证者。 (饶桐剑)


  我在“快”与“慢”中转换

  对于我来说,感受最大的应该是生活“快”了。节奏变快了,交通变快了,仿佛时间也变快了。“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的生活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

  确实,现代人的生活方式,节奏越来越快。好想放松一下,让日子慢一点、再慢一点。如《从前·慢》里那般,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其实正如现在很多人渴望着生活慢下来一样,以前的人们真的想要“快”起来。

  因为只要“快”起来,就能解决“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忠孝两难全的难事;就能消除了“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的忧愁……是的,只要“快”起来。

  记得小时候回大桥镇福塘村老家,要坐很久的车。加上不会坐车等原因,很久的时间上,仿佛又被加上了一个“迟缓”魔咒。大巴车在泥泞的道路上摇啊摇,摇走了清醒,摇来了头昏脑胀,那个时候就想着,如果能快一点回到老家,那该有多好。

  记得大学刚毕业时,选择留在杭州工作。每个月都能接到父母的电话,每到这一天,我知道,他们想我了,虽然在电话里,这句话永远也说不出口。这个时候,我总是希望,如果能陪在他们身边,那该有多好。

  祈祷似乎生效了!江山到杭州有了动车,只要花费3个多小时就能回家。这样,回家似乎变得简单了,不用在长假、小长假时和游客挤火车,偶尔抽一个周末,就能给家中的父母带来一个惊喜,回到家中吃一个“团圆饭”。

  后来,江山到杭州通了高铁,父母随即打来了电话,从他们欣喜的声音中得知江山到杭州只要1小时40分钟……快了,更快了,而我却逐渐喜欢上了江山的“慢”。这种慢并非发展速度上的慢,而是一种意境,一种回归自然、轻松和谐的意境,所以我回来了,回到了江山。

  我以为我爱上的是快与慢的变化,回到家中才发现。原来,一直舍不得的,是那一份亲情。爱上“快”,因为它能消除我的思乡之苦;爱上“慢”,因为回到了家乡就能陪他们一起慢慢变老。

  (周耕)


  村民致富有了“黄金果”

  1987年,江山撤县立市。那年,时任定村乡党委书记的杨少峰向当地村民介绍、推广猕猴桃种植,他拍着胸脯表示,将来这些“仙桃”会卖到3块钱1个,村民们嘲笑着这个刚从峡口片区区委调进山沟沟里的乡干部。“这种果子我们野生的多呢,吃多了别拉肚子就行,还3块钱1个,做梦。”村民不配合,乡干部们有疑虑,江山的猕猴桃推广种植工作一度陷入停滞。

  两年后,父亲被派往定村乡政府配合开展猕猴桃推广种植工作,我与奶奶则留在了峡口,那年我3岁。于是,每当家人抱着我来到偏远的定村乡,乡里的百姓就会囔囔着喊我的小名,说“小猕猴桃”又来看爸爸了。

  斗转星移,今年9月初,我有幸陪同江苏省委宣传部旗下江苏网记者来江拍摄专题节目《24节气》,对方点名想拍江山的猕猴桃作为该纪录片的关键一集。面对记者采访,国内猕猴桃销量排名第一的电商企业我市冒个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负责人侃侃而谈,满满自豪感。

  “我们企业能够取得成功,一个是江山的交通便利,有始发去北京、上海的高铁;一个是冷库冷藏,能够让猕猴桃保持新鲜与口感达一年;还有就是平台够大,网上很多网店都是我们做的,客户只要下单,我们就能第一时间配送。”该负责人的一席话,让我恍惚间想起了90年代那批为此而奋斗的人,随着时间的流转,当年碰到的难题,如今都已经迎刃而解。

  现如今,江山全市共有猕猴桃种植面积2.6万亩,年产量2万吨,销售量8万多吨,实现销售额8亿多元。猕猴桃已成为我市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增美的“黄金果”。

  江山的猕猴桃产业从无到有,再到成为“中国猕猴桃之乡”,经历了整整31年。作为亲历者,我可谓切身感受着身边的巨大变化,也看到猕猴桃为我市农民所带来的巨大收益。

  (毛严庆)


  镜头里的10年

  转眼间,从事新闻工作已快10年了。10年来,手中的相机跟随我跑遍了江山的角角落落,记录下了江山发展历程。

  作为一名江山人,有时翻看刚参加工作时拍摄的照片,在对比现在10年间江山的变化可以用震惊来形容。

  10年间,江山发生了什么变化?

  10年前的江山人大多居住在“中心城区”,散步去的是须江公园和西山公园。10年后的江山人已经有近10万人搬迁到城北片区或城南片区居住,散步除了去须江公园,西山公园外,城北亲子公园、虎山公园、西山花海等都是不错的选择。

  10年前的江山人出行大多靠电动自行车和公交车,城乡道路除江贺公路外都是两车道的。10年后的江山人出行开私家车已经是很普遍了,城市道路车水马龙,以至于解放路、城中路、江滨路停车已开始收费,城乡道路多是双向四车道,江山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已实现1小时交通圈。

  10年前的江山人很大一部分都外出务工,剩下老人和孩子留在家乡,严重影响了老人的晚年生活和小孩的健康成长。10年后的江山人已实现了家门口就业,娃哈哈、健盛产业园、雷士照明等一大批知名企业先后落户江山,以欧派门业为首的江山本土门业企业达到300家。

  10年前的江山人看到家乡在央视上出现,会奔走相告,相当激动,就差“两眼泪汪汪”了。随着江郎山申遗成功,清漾毛氏文化的传承与保护,廿八都古镇的开发,10年后的江山人,对于上央视这事儿,已经非常淡定了。毕竟,现在的江山上央视的次数实在是太频繁了!

  10年前的江山人想去机关办点事,首先想到的是找熟人心里才踏实,一些机关单位服务态度差,办事效率低,不找熟人就不好办事等现象客观存在。10年后的江山人办事都是按规章制度走,全市36个部门1400事项进入行政服务中心及分中心,并推行了事项“无差别受理”。

  10年前的江山人购物一般都会去解放路,当时的解放路在江山人心中有着无可撼动的地位。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城市人口外溢,越来越多的购物商场拔地而起,10年后的江山人购物目的地去的更多的是大润发、东方时代广场。

  (姜层层)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